標題: 第一回 血玫瑰武功至寶 長顏犯境兵勢高
stockv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0
帖子 20
註冊 2018-3-20
用戶註冊天數 914
發表於 2020-1-27 09:42 
59.124.29.88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第一回 血玫瑰武功至寶 長顏犯境兵勢高

詩曰:
漢朝天數當桓靈 炎炎紅日將西傾
群英亂舞皆興兵 欲扶王室定太平

話說東漢桓帝永康年間海水倒灌、天露異相、地震日食、巴郡村人浴於沱江、見水濁奇之、須臾出現黃龍、飛奔上天、眾驚魂散。

時帝荒淫無度,寵信宦官,朝政日益腐敗,邊關外患,羌寇再起,戰火綿延,盜賊猖獗,民不聊生,百姓痛苦難言,易子而食,時有聞之。
在關外,先零當煎諸羌聯盟野心極大,欲染指漢廷疆土遂以列山蘭伯為王,親率精兵十餘萬直搗關中三輔,列山蘭伯大軍壓境,旌旗蔽日,塵土飛揚,氣勢磅礡。

桓帝聞之大驚,急召常侍首席張讓、司徒胡廣、城門校尉竇武、太尉陳蕃、護匈奴中郎將張奐、壽成亭侯皇甫規、護羌校尉段熲等百官文武大臣議事。群臣魚貫入於漢殿召開軍議。

桓帝急問眾臣曰:「眾愛卿,羌兵十萬進犯邊關,有何良策退敵?」

城門校尉竇武出班躬身奏曰:「臣舉薦護羌校尉段熲領兵退敵。」

司徒胡廣上前欠身奏曰:「陛下,羌武頑,恐需十萬上兵征討。」

常侍首席張讓胸有成竹奏曰:「微臣只需一人便可退敵,若敗,願受軍法處置。」

桓帝大喜曰:「愛卿所指何人?」

張讓曰:「啟奏陛下,羌寇雖眾,均為烏合,用兵唯精,今中郎將張奐文武雙全可擔此任。」

桓帝喜曰:「就依張愛卿所言。」 內官曰:「無事退朝!」

旋即張奐親率五萬精兵,自領本部兵馬佯攻誘敵深入,再遣司馬尹端於左路埋伏、派董卓奇兵右翼阻擊。那董卓武藝高強,手中修羅烈焰刀,胯下西域汗血寶馬,戰場上取人首級易如反掌。

卻說卓麾下猛將如雲,李傕、郭汜、華雄、樊稠等人個個驍勇善戰,羌兵不是對手,董卓領四將大敗羌寇如摧枯拉朽入無人之境。此戰斬殺酋長、豪帥等,加上俘虜,共數萬餘人。幽州、並州、涼州等三州動亂全部平定。

戰后,張奐按功應晉封侯爵,拒奉承宦官,終無晉封,僅賞錢二十萬,任命家中一人為郎。張奐推辭不肯接受,僅求朝廷准許將其戶籍遷至弘農郡。按往昔法令規定,邊郡人不准遷居內地。

桓帝遂下詔,因張奐有功,特准。並任命董卓為郎中。董卓乃隴西郡人,少時浪跡江湖,性粗暴勇猛有智謀,手下猛將如雲,能人異士盡在帳下,羌人、胡人都畏懼他。卓知張奐文韜武略能征善戰,想與之交好,遂讓其兄轉贈張奐縑百匹金百兩。然張奐秉性正直討厭董卓為人,拒而不受。

此戰羌兵慘敗,列山蘭伯負傷而返,不久病故,臨終託付柯吉轄為其報仇,柯吉轄招募死士,勾結宦官,混進皇宮欲綁架桓帝。
永康十二月丁丑,城門校尉竇武率兵護駕除賊,雙方混戰宮城,德陽前殿狂風忽起,巨大黃龍嘶吼奔出,桓帝驚嚇過度不久即崩,享年三十六。

卻說公元一六八年,漢靈帝劉宏即位,是東漢第十二位皇帝 ,劉宏生於公元一五六年即帝位時僅十二歲,第十二位皇帝,時為東漢建寧元年。

佛家大覺者釋迦牟尼自修自證真理悟道,從「無明」至「老死」過程的十二個環節,稱是為十二因緣,是否暗指為漢朝老死毀壞之兆?有云:「西頭一個漢,乃應高祖旺于西都長安,傳一十二帝;東頭一個漢,乃應光武旺于東都洛陽,今亦傳一十二帝,是否天運合回?」

後人評漢靈帝的「靈」在謚法中解釋為:「亂而不損曰靈」,中國歷代朝祚常窮於一十二。是否真乃如此?日後便知分曉。

東漢建寧元年春正月壬午,皇帝封城門校尉竇武為大將軍。己亥,帝到夏門亭,使竇武持節,以王青蓋車迎入殿中。庚子,即皇帝位,年十二。改元建寧。

任前太尉陳蕃為太傅,與竇武及司徒胡廣參錄尚書事。為平外患,使護羌校尉段熲討先零羌。

竇皇后被尊為皇太后。竇武身為皇太后父被任為大將軍,封聞喜侯,陳蕃再度被任命為太尉,兩人與司徒胡廣一起掌握朝政。名士李膺、杜密、尹勛、劉瑜等人得以重被起用,民間百姓大多認為,賢人在朝,太平盛世將至。

京都童謠曰:「城上烏,尾畢逋,父為吏,子為徒。一徒死,百乘車。車班班,入河閒。河閒奼女工數錢,以錢為室金為堂,石上慊慊舂黃粱。粱下有懸鼓,我欲擊之丞卿怒。」

建寧元年二月辛酉,葬孝桓皇帝於宣陵,廟曰威宗。  庚午,謁高廟。辛未,謁世祖廟。大赦天下。賜民爵及帛各有差。此時羌寇再犯,聲勢浩大,時張奐年六十六主張招撫,帝遣年輕主戰派段熲派兵征討,此番羌兵眾多,勇猛善戰,漢雖有名將段熲領兵,兩軍尚未交鋒,營中已經出現極度恐慌,士卒或有脫隊而逃。

卻說此戰,段熲見軍隊士氣低落,即改變陣法,下令軍中,近衛分為數隊,前張強弩,次持長矛,又次挾利刃,共列三重部隊。
撥輕騎分駐兩旁,成左右翼,佈陣以定,然后召語將士道:「今去家已數千里,進可圖功,退必盡死!汝等各應努力向前,禍福安危,決在今朝。」

段熲用激將法,隨即向眾軍士大呼,麾令殺敵,盡皆應聲騰躍,逐隊奮進,首陣先鋒大將黃忠、麴義等領強弩隊,扯弓并射,箭如飛蝗,羌眾紛紛避箭;陣勢催動,第二陣猛將高義領長矛隊,其后劍俠楊阿若引利刃兵隊,乘隙殺入,一番亂攪,好似虎入羊群,無堅不破,熲親率心腹大將呂駿、張成列於左右兩翼,趁勢包抄,羌眾大駭,頓時兵馬大潰,熲、駿、成從后追剿,斬首至八千余級,獲牛羊二十八万頭,剿至馮義山乃收兵回營,露布告捷。


但是建寧元年夏四月戊辰,大尉周景薨。司空宣酆免,長樂衛尉王暢為司空。

此刻溫德殿外,再度傳來玉門關緊急軍報,驛站流星馬六百里飛遞。

中常侍曹節見信使大聲問道:「什麼事情如此驚慌? 快快呈報上來! 」


信使跪伏於殿前急曰:「末將有緊急邊關戰情要報。」
李傕呈上信件並上兩金,曹節一看信差生得威武高大,西涼戎裝打扮,知道是董卓帳下部將,好禮接待後即刻面奏聖上。

卻說這李傕年方二十,身長九尺,相貌威風凜凜,善騎射,勇猛詭譎,精於用兵,有辯才,使一把龍雀刀重七十二斤,腰際兩石弓隨身,是董卓帳下文武雙全猛將。

靈帝劉宏大怒問道:「殿外何事喧嘩?竟敢擾朕雅興!」

曹節急道:「啟奏陛下!關外傳來緊急軍報!」

靈帝曰:「什麼軍情?邊患不是已經平息?速速呈報!」

靈帝甫看軍報大驚!頓時黃梁一夢初醒,急喚曹節道:「快召張常侍入殿議事! 」

曹節曰:「啟奏陛下,張常侍奉聖諭在西園監督建造龍鳳池。」

帝色如青急曰:「快快快!速傳張常侍與三公上朝議事。」

曹節立刻喚小黃門內官到西園通知九千歲張讓與諸位大臣進宮。

張讓接到聖意,身形如風,急忙奔入溫德殿,三公接到通知隨後也進殿議事。

卻說張讓自幼即淨身入宮,因緣際會得遇法門寺高僧龍華禪師傳授龍形般若如來掌,讓天資聰穎自創絕學,江湖中人稱這部武功為:『鬼化寶典』。

後建寧元年九月辛亥日因護駕鏟除叛黨有功被封為都鄉侯,人稱九千歲。年三十有八,保養得宜,面如冠玉,唇若涂脂,雖為黃門,不失為一美男子,先帝劉桓寵愛尤甚如有斷袖,皇后常心生不滿,張讓武功高強是為十常侍之首。

皇帝劉宏見張讓入殿便急問曰:「羌寇再興重兵犯境,亞父速陳退敵之策! 」
沒等張讓回話,一旁大將軍竇武向前奏曰:「陛下,西羌的燒當、燒何、當煎、勒姐等八種羌再度聯軍進攻玉門關邊境,羌王列山長顏親自領馬步兵號稱二十餘萬,羌丞相柯吉轄、元帥徹里題等諸酋首一同隨軍,並稱誓報父讎。」

張讓出班欠身曰:「啟奏陛下,羌寇勢大,實為烏合之眾,經多次擊潰,今不足騷擾邊境。微臣舉薦西涼刺史孟他為征西將軍,並自各郡調集兵馬討之,必可擊敗羌寇並且驅之出境永不來犯。」

一旁司空王暢奏曰:「啟奏陛下,今羌族平而復亂,如芒刺在背,羌乃化外之民,難以調伏,陛下宜遣與羌族有姻親之馬平討之,懷柔安撫,羌必不敢伺機做亂可絕後患。」


曹節進言道:「聖上! 馬平乃區區一蘭甘縣尉,如何擔此大任?豈不叫羌寇笑我大漢無可用兵之將?」

司空王暢又奏曰:「聖上有所不知,馬平雖非善戰猛將,但確是馬援之後,平與羌女生得一子,曰騰。此人身長八尺有餘,虎背熊腰,面鼻偉異,力大無窮,熟諳馬術,善使長槍。年方二十有一,銀槍在手威鎮西域,羌人常與之鬥無人能敵。有「羌馬騰」之美號,用平實以馬騰為將,此乃克敵奇兵。」

此刻太尉劉矩也上前極力奏曰:「啟奏陛下!征討西羌非段熲莫屬,段熲為涼州三明之一,武藝高強,曾大破西羌聯軍,羌人聞之喪膽!啟用段熲為征西大將軍總領西涼各郡兵馬討伐羌寇必可斬草除根獲全勝。」

九千歲張讓道:「段熲雖連敗羌寇立有戰功,但殺戮甚極,使之出征,必會激起背水一戰羌人同仇敵愾萬眾一心!我大漢將再陷危境。陛下!不可不察!」


帝年幼即位,玩心仍重,臨事猶豫,決行寡斷,躊躇間,趙忠與王甫中常侍等人又同聲疾呼舉薦孟他為征西大將軍出征。

卻說這孟他到底何許人也?怎讓朝中黃門看重?孟他乃扶風郡人,曾出資修建境內法門寺與主持龍華禪師交情匪淺,傳說中釋迦牟尼佛真身指骨舍利子供奉在寺中寶塔。

他善經商,往來西域與中原之間,利用各地商品的價差,互通有無賺取暴利,好養士家財萬貫。
他樂善好施,食客三千,有漢之孟嘗雅號。孟他用一西域葡萄珍貴好酒名曰:血玫瑰。 賄賂張讓,傳說張讓飲後便出現幻覺,雄風再現,盡享魚水之歡。張讓大喜,便向靈帝劉宏舉薦為西涼刺史。

卻說血玫瑰是用上等烈炎葡萄精釀,經過數十寒暑吸收天地日月菁華,飲後會令人產生幻覺如臨仙境,練武之人得以貫通任督二脈內力提升,如獲百年功力,武人視為至寶。江湖中人爭奪此物喋血喪命不在少數。
血玫瑰年份久產量少一杯千金,整斛的血玫瑰價值連城,武林中人綠林好漢爭相必奪。


就在群臣爭相上奏議事,皇帝左右為難之時,段熲慷慨激昂出班奏曰:「啟奏陛下,臣知羌寇雖眾,軟弱易制,所以前陳愚慮,思為永寧之算﹔而中郎將張奐,謂虜強難破,宜用招降,聖朝明鑒,信納瞽言,故臣謀得行﹔奐計不用,事勢相反,遂懷猜恨,信叛羌之訴,飾詞潤意,雲臣兵累見折衄,又言羌一氣所生,不可誅盡,山谷廣大,不便窮搜,流血污野,傷和致災。

臣伏念周秦之際,戎狄為害,中興以來,羌寇最盛,誅之不盡,雖降復叛,今先零雜種,累以反覆,攻沒縣邑,剽掠人物,發冢露屍,禍及死生,上天震怒,假手行誅。

昔邢為無道,衛國伐之,師興而雨,臣動兵涉夏,連獲甘澍,歲時豐稔,人無疵疫﹔上占天心,不為災傷﹔下察人事,眾和師克,自橋門以西,落川以東,故宮縣邑,更相通屬,非為深險絕域之地,車馳安行,無應折衄。

案奐為漢吏,身當武職,駐軍二年,不能平寇,徒欲修文戢戈,招降獷敵。誕辭空說,僭而無征,何以言之?昔先零為寇,趙充國徙令居內﹔煎當亂邊,馬援遷之三輔,始服終叛,至今為梗﹔故遠識之士,以為深懮。

今旁郡戶口單少,數為羌所創毒,而欲令降徒,與之雜居,是猶樹枳棘於良田,養虺蛇於內室也!故臣奉大漢之威,建長久之策,欲絕其根本,不使能殖,本規三年之費,用計五十四億﹔今才期年,所耗未半,而餘寇殘燼,將向殄滅。

臣每奉詔書,軍不內御,願卒斯言,一以委臣,臨時量宜,不失權便,務使羌虜殄而西徼常安,則臣庶足報國恩於萬一,區區此意,不盡欲言。」

文武百官俱入溫德殿,大敵當前,皇帝到底派誰出兵?請看下回分解。

正是:
西域獨成一王國  將軍百戰不封侯
三千食客賽孟嘗  伯郎一斛得涼州

以上內容 純屬虛構
如有雷同 實屬巧合
版權所有 轉貼必究   20171228  20190718  20200126